80后创业故事和关于人生哲理的励志文章80后励志网

80后励志网-80后创业的励志故事和励志文章

从不知道你如此爱我

发表日期:2019-12-16 11:01 来源:80后励志网 编辑:80后 点击:

文章标签:
文章导读: 除了外貌相似之外,我和莫朴生再没有半点共同之处。他性格内向,思想保守,不但没有朋友,成绩还差得一塌糊涂。我呢?不但开朗爱笑,追逐前卫,并且朋友众多,成绩名列前茅。

  除了外貌相似之外,我和莫朴生再没有半点共同之处。他性格内向,思想保守,不但没有朋友,成绩还差得一塌糊涂。我呢?不但开朗爱笑,追逐前卫,并且朋友众多,成绩名列前茅。

 

  莫朴生自知学习成绩不尽如人意,因此,在家里表现得异常勤快。周末,我在家里做功课,他就自告奋勇地跑到田里帮母亲干农活。时间一长,阳光把他的皮肤晒得黝黑,身体也壮实了许多。于是,很多人便由此以为莫朴生是我哥哥。其实,他是小我一岁的弟弟。

 

  母亲为了能让我俩互相学习,互相进步,特意让我晚读一年,让他和我进同一班级。结果,他这个当弟弟的,竟成了我的拖油瓶。每次作业、考试过后,受批评的总是他,得表扬的总是我。

 

  很多时候,周围的伙伴会玩笑式地问我:“嗨,小树,朴生真是你弟弟吗?为什么差距那么大?”

 

  中学第一年,我终于鼓足勇气,彻底和他分道扬镳了。每次放学和他走在一起,后面总是有人指指点点:“看哪,那就是莫朴生的哥哥!他哥俩倒好,一个年级正数第一,一个年级倒数第一。第一全让他家给占了!哈哈。”

 

  莫朴生不知道我已经彻底把他甩了,仍旧愣愣地站在校门口的停车场等我。整整一个中午,他都没有回家。母亲在饭桌上不停嘀咕:“小树,你弟今天是怎么了?你没和他一起回来吗?是不是在学校里出了什么事儿?我待会儿倒要去看看!”

 

  我让母亲这一说给弄急了,我生怕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会狠狠地揍我一顿,于是,只好撒谎告诉她,莫朴生不过是英语单词没过关被留校听写而已。

 

  母亲摇摇头说:“小树,你有时间多教教你弟,他脑袋不太好使,你得有点耐心,知道吗?”

 

  我和莫朴生分道三年后,他便彻底从我的校园生活中消失了。

 

  16岁那年,莫朴生中考落榜,主动去了外地打工。不论母亲如何劝慰,均不奏效。他死活不愿自费继续求读高中。

 

  班上的很多同学都有手机。于是,出于本能的好胜心,在莫朴生走后不到两月的时间里,我就先后五次央求母亲给我买手机。

 

  莫朴生从广州打来电话,他说:“哥,咱爸死得早,你知道咱妈把我们哥俩拉扯大有多不容易吗?你现在念了高中,虽说是件好事,但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你怎么能那么不懂事呢?”

 

  从小到大,在我心里,莫朴生一直都是软弱无能,被批评的对象。因此,他现在所说的话,对于我来说,根本不是教育,而是一种极大的侮辱。

 

  我在电话里冷笑着嘲讽:“我不懂事?好,就你懂事!懂得妈的辛苦,懂得妈的操劳,所以年年考倒数第一,年年拖班级平均分的后腿!”

 

  莫朴生在电话那头的呵斥激起了我的满腔怒火。那是我第一次和莫朴生如此争吵。

 

  之后,所有关于莫朴生的来信,电话,我都是拒绝。母亲一遍又一遍地开导我:“小树啊,你弟虽然读书不行,但他为人勤恳老实。再者,他在外面那么辛苦地打工,不就为了维持住这个家,希望你能有出息吗?你怎么能这样跟他说话呢?”

 

  莫朴生陆续给我写过许多封信,不是被我扔到窗外,就是被我烧成灰烬。我心里始终不服气,从小就一无所成的莫朴生,凭什么这样教训我?

 

  为了得到手机,期末考试的时候,我故意把数学试卷最后的三道大题做错。顷刻间,我从年级第一落到了年级五十。

 

  母亲慌慌张张地给莫朴生打了电话,说要是再不买手机给我,我可能就彻底废了。

 

  莫朴生从广州赶回来的时候,我正在楼上悠闲地看电视。他一把将我按倒在地,狠狠地抽了两个耳光。我顿时头晕目眩,眼冒金光。

 

  常年的体力劳动使他变得异常结实,因此,尽管我比他大一岁,可仍旧还是被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。他恶狠狠地冲着我吼:“你读什么狗屁书?像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,就算考上清华北大又有什么用?如果我不回家,是不是咱妈死了你都不知道!”

 

  楼下,母亲正安静地躺在床上。我伸手一碰她的额头,焦灼的热意瞬间传递而来。莫朴生弯腰将母亲背起,执意要把她送进医院。母亲在背后微眯着双眼,有气无力地喃喃:“朴生啊……别……别去医院,我……我……没事儿,去医院……医院……又得花钱,小树将来……啊……念大学还得用钱呐……”

 

  我跟在莫朴生身后一路小跑,听到这样的话,忽然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 

  莫朴生急了,一面马不停蹄地跑着,一面冲母亲说:“妈,您操什么心?上什么大学能比你的命更重要?再说了,您心疼别人,别人不一定心疼您。”

 

  医生说,母亲是因为过度体力劳动导致身体虚弱才感染的伤寒。

 

  母亲病愈后,莫朴生决定留在家中。母亲问他为何,他说:“妈,我走了之后,家里的所有农活又都是您一个人干了。有我在的话,多少还能帮帮您。”

 

  莫朴生的这番话使我羞愧不堪。

 

  高三新学期,莫朴生单独找我谈话。他极其诚恳地说:“哥,本来想给你买个手机,但觉得手机对于你现在来说不一定实用。我想这样,咱俩做一个约定,只要你好好读书,考上重点大学,我就用我的积蓄给你买台笔记本电脑,你看如何?”

 

  我哈哈大笑,拍拍莫朴生宽厚的肩膀:“朴生同学,你小看我考不上重点大学?我告诉你,这次你绝对输惨了。我看上的那个笔记本电脑差不多要五千元人民币呢,你可得准备好哦!”

 

  莫朴生开怀大笑:“唉,才五千块啊?小意思!说话算话啊,重点大学!”

 

  和莫朴生约定之后,我开始了更为拼命的苦读。其实,我已经慢慢懂事,我之所以这样,并不全是为了得到莫朴生的笔记本,更多的,我是不想让他和母亲失望。

 

  莫朴生生日那天,我主动向班主任说明情况,请了晚自习的假。我用年级发给我的奖学金买了个生日蛋糕,准备给莫朴生一个惊喜。这么多年,他从来没有好好过过一回生日。

 

  我捧着新买的生日蛋糕,悄悄地推门进了里屋。楼下的房门虚掩,似乎有人在里面窃窃私语。我将蛋糕放在桌底,慢慢地靠近,想要偷听他们说些什么。

 

  透过狭小的缝隙,我分明看到莫朴生正赤裸着通红的后背躺在床上,而母亲正在细心地为他上药。

 

  母亲说:“朴生,要不就别干了,你看你这后背都成什么样了。”

 

  “妈,你这是什么话?就这点伤能难倒你儿子?再说了,我都答应哥了,等他考上大学就给他买个笔记本电脑,这话能不算数吗?你看,我现在努力干一天就能赚60块,一月就是1800块。那么,除去家里的开支,不用五个月,我就能攒下买电脑的钱了……”

 

  站在阴暗的门外,我再也忍不住泪水,嚎啕起来。莫朴生一个骨碌用床上翻了过来抱着我急切地问:“哥,你怎么了?是谁欺负你了?告诉我!”

 

  “朴生,从小到大,我从来没有尽过一天做哥哥的责任。我从来没有关心过你,从来没有帮你补习过功课,也从来没有把你当成真正的弟弟,反而是你,一直像亲哥哥一样对我。”

 

  朴生,原谅哥哥,我从不知道你是如此爱我。

本文由80后励志网整理编辑,转载请注明来源,链接地址
https://www.201980.com/lzgushi/qita/34069.html

感人故事精彩图文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