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后创业故事和关于人生哲理的励志文章80后励志网

80后励志网-80后创业的励志故事和励志文章

理想歌唱在希望的田野上

发表日期:2018-11-09 10:59 来源:80后励志网 编辑:80后 点击:

文章标签: 理想希望歌唱
文章导读: 歌手的真情演唱,乐手的倾情演奏,变幻莫测的光影中,7000多学子掌声雷动,这就是520《理想青年》专辑首发式的现场。据悉,首发式当天,该专辑仅在我校就火爆售出近千张。 这张

  歌手的真情演唱,乐手的倾情演奏,变幻莫测的光影中,7000多学子掌声雷动,这就是“5·20《理想青年》专辑首发式”的现场。据悉,首发式当天,该专辑仅在我校就火爆售出近千张。

  

  这张完全由大学生独立制作完成的专辑,由“理想青年音乐村”的“村民”们耗时两年倾力打造。该村70多位“村民”都来自我校,是音乐与激情让他们走到了一起。“因为理想而犯错,因为理想而放弃,因为理想而执着,因为理想而快乐!”这是村子的“理想”宣言。“村民”们整整两年不懈耕耘于希望的田野上,为质朴的宣言做了最完美的诠释。

  

  为理想而犯错

  

  2001年秋,《理想青年》的梦开始发酵。为了满足校内文艺活动的需要,我校艺术团着力打造了一个不到30平方米的简单录音棚——这是梦的起点。刚入校的陈世哲来到这里后,“通过学生的力量,独立完成一张专辑”的想法便浮出了水面。2002年春,陈世哲先后认识了邓江和程晓辉,三个人一拍即合。从《不只是记忆》开始,他们被原创的魅力陶醉着,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

  为着共同的音乐理想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。2003年初,“理想青年音乐村”开埠,艺术团团长吴涛老师成了他们的“村长”。整整一个暑假,“村民”们制作了第一版“专辑”,并在小范围里征集了意见。结果,“没有校园特色”、“张力不够”等评论飞至。对于这些曲子,“吴村长”的评价为:“音质质量不高,配乐纷杂无序。”

  

  “校园音乐到底该怎样定位?”“村民”们都为此困扰不已。一把吉他弹到底?或是让贝斯唱主角?迷茫中,“村民”们没有消沉,而是积极地寻找答案。陈世哲听说湖北省音乐协会的戴慧明老师在武当山,就特意带上乐谱及歌曲的半成品前去请教,与他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。从武汉坐火车去武当山,仅路上就要花去15个小时,但为了音乐,一连三个星期,每个周末陈世哲都这样坚持着。

  

  梅花香自苦寒来!历经磨砺的“村民”们一改乐曲单一的表现形式,融弦乐、民乐、电子音,甚至交响乐与合唱团于其中。一曲《班会》,生动地再现了一个班的同学吵吵嚷嚷开班会的情景,颇富情趣。一曲《传说》,更创造性地将琵琶与电吉他“对话”,讲述了一段琴与剑的凄美爱情。2003年寒假,吴涛再度聆听“村民”的音乐时大为惊叹:“变化太大了!就这样做,一定能出专辑!”

  

  为理想而放弃

  

  《理想青年》之所以为“第一”,是因为从专辑的词曲创作、音乐录制、歌曲演唱到后期的美术设计、营销、宣传,所有工作都由“村民”包揽。这一切,对一群在校大学生来说,难度可想而知!

  

  徐开笑说:“我们只是因为学会了放弃。为音乐放弃、放弃再放弃。”两年中,“村民”们放弃了许多,但没有一人因为承受不了压力而退出。

  

  去年的一个冬夜,小提琴手靳瑾正在自习室里自习,突然接到陈世哲的电话,要她立即赶到录音棚录音。挂了电话,她就骑上自行车飞一般赶到录音棚。两个多小时的录音,靳瑾已经累得快散架了,一看手表,快12点了,宿舍早关门了!于是,她又不得不在午夜的寒风中可怜巴巴地叫门。这样的经历对每个团员来说都是家常便饭。因此,靳瑾笑着说:“那时,我们简直怕接陈世哲的电话。”

  

  因为空调运作的声音会影响到录音效果,“村民”们在录音的时候便绝对禁止使用空调。2003年的暑假,正值武汉火炉发威之时,“村民”们却必须呆在蒸笼一样的录音棚里坚持录音。常常是短短几分钟内,“村民”们的衣裤就湿透了。大提琴手宋剑说:“实在热得受不了的时候,我们就到外面凉快凉快。能离开录音棚,哪怕是一秒钟,也成了莫大的享受。”

  

  “正是因为无数‘村民’无数次默默地放弃,才成就了今天的第一!”程晓辉动情地说。

  

  为理想而执着

  

  “村长”吴涛说:“我一直都被他们感动着。”虽然不是专业人士,但“村民”们对每个音符的要求同样几近苛刻。据统计,平均每一个乐句,“村民”都重复50遍以上,最多甚至达到了176次。为了加强音乐的感染力,几乎每首歌都添加了交响乐和弦乐,所以每首歌曲的乐谱摞起来至少都有3至4厘米高。

  

  因为痴迷音乐,所以倾情投入。大提琴手宋建在为《童年的山冈》伴奏的时候,由于乐器的原因,总对一个“咪”的发音不满意,加之乐谱本身就有一定的难度,把位不好换,他录了整整一晚都没找到感觉。第二天晚上,为了寻找感觉,他要求关掉所有灯光,只在房间一角开了盏小台灯。他说:“那时我想象着那盏灯就是一轮明月,恍惚间自己仿佛真的回到了童年的山冈。”

  

  2004年4月7日,专辑的录制工作已经接近尾声。多日不归的歌手杨含刚回重庆不久,就接到电话,她的一句歌词需要重录。没有任何推脱和埋怨,杨含立即买了车票,赶回武汉。这件事,在村子里传为佳话,也激励着“村民”们的执着付出。

  理想歌唱在希望的田野上

  为理想而快乐

  

  “做自己的音乐。”这是“村民”们快乐的理由。每一套新设备的添加,每一个乐句的确定,都可以让“村民”们兴奋好几天。“我们的专辑就像是我们的孩子。从它孕育到诞生的过程中,我们痛并快乐着。”这是“村民”的心声。

  

  2003年10月,“村民”们应邀前往武汉电视台表演节目。当时,乐手刘金健带着两米高的大提琴一进入后台,就吸引了当场所有乐队的目光。仅仅是一个试音,高扬的乐符便四处飘扬,其他乐队干脆停止准备,纷纷涌到门口倾听。

  

  在为《理想青年》奋斗的过程中,“村民”们互相鼓励,互相支持,建立了极融洽的合作关系。据说,在村子里最流行的一个词是“迭”。作曲、歌词、演唱中的林林总总,“村民”们总爱互相挑毛病,即为“迭”也。

  

  “村民”们的所有创作都是这样在“迭”中产生的。在为《路口》谱曲的过程中,陈世哲本来想用几个大幅度的音乐跨度表现,但由于音高过高,人声难以达到,唱出来的声音就显得相当刺耳。经过不断的“迭”,最终采纳了歌手侣栗栗降低音高的建议,曲子自然显得动听多了。陈世哲说:“这样的‘二度创造’始终贯穿于整张专辑的创作过程中。”

  

  在“理想青年音乐村”的宣言中,有这样一段文字:“我们只是想尽自己最大努力对待自己的音乐,以最好的音符,送给我们的同学。无论什么样的结果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种成功了,因为,为梦想而奋斗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成就。”有着这样的执着与信念,相信理想的“村民”,终能在希望的田野上,享受音乐的果实。

本文由80后励志网整理编辑,转载请注明来源,链接地址
https://www.201980.com/lzgushi/qita/24655.html

感人故事精彩图文推荐: